火树银花和观众欢呼声背后是数不清的烫伤和咬牙坚持

  开封市万岁山大宋武侠城打铁花节目——“铁花火龙”

  当温度达1600℃~1700℃,生铁在坩泥锅中化成铁汁

  河南商报记者马千惠/文受访者供图

  一打一帆风顺,二打二龙腾飞,三打三羊开泰,四打四季平安……

  伴随着人们对新春的美好祝福,黄河流域十大民间艺术之“打铁花”在河南省开封市万岁山大宋武侠城上演。

  夜空中,如流星般璀璨的铁花背后,有着打铁花艺人怎样的故事?

  在传统技艺的基础上融入民俗元素创造了“铁花火龙”表演

  在开封王家铁水打花第六代传承人王军的带领下,表演团队提前将生铁烧至1600℃以上直至化成铁水,四个熔炉在舞台中央成“一”字形排开。演出开始后,匠师把铁水舀起抛向空中,打花人则用力击打空中的铁水,瞬间铁花四溅,十几米高的金色火花此起彼伏在夜空中相继绽放,铁水流星般漫天飘舞。

  正当观众惊叹铁花的梦幻时,赤膊上阵的打花人在星火下舞动穿梭,铁花在人们的喝彩声中犹如两条巨龙在夜空中飞舞,人在龙中舞,龙在火中飞,蔚为壮观。

  据王军介绍,打铁花是古代匠师在铸造器皿的过程中发现的一门民俗文化表演技艺,多流传于黄河中下游,以豫晋地区为最胜。打铁花最早起源于宋朝,至今已经有千余年的历史了,开封打铁花被誉为黄河流域十大民间艺术之首。

  如今在开封万岁山城寨沙场看到的打铁花演出,是王军在传承古老技艺的同时融入了舞火龙等民俗元素后的创新表演形式——“铁花火龙”。

  记忆中的打铁花,是一种欢乐又奢侈的游戏

  王军的家乡在开封市祥符区范村乡葛寨村,回忆起童年,他说:“上世纪60年代,我们村每逢岁末年初或喜庆的日子,谁家要是有打铁花活动,十里八村的小孩子都会跑来帮忙、看热闹。”

  王军的祖父辈是村里有名的铸铁匠,从小就在炉边帮忙的他,有时看着铁花在长辈的手中飞溅时,他的心里也十分痒痒。

  对于童年的王军来说,能和小伙伴在一起偷偷打一勺铁花,是一件十分奢侈的事情。虽然在打铁花的过程中十分容易被烫伤,但铁花在空中飞溅的美丽与同伴的欢呼总能让他忘记一切。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民间艺术也迎来了繁荣的春天。王军在开封市各级政府的支持下,把古老的民间技艺铁水打花整合成为一种民俗表演呈现给人们。目前,铁水打花技艺已入选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名录,是独特的民间烟火艺术。

  据王军介绍,如今这项技艺已由当年近乎失传的状态,发展至徒弟遍布全国。

  烫伤后中途不离场,是打花人对演出的尊重和职业素养

  打铁花虽美,但王军在招收徒弟时有一项硬性规定:徒弟必须是结了婚并且生了孩子的人。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规定?

  “那可是上千摄氏度的铁水啊,虽然我现在已经将技巧都作了总结,只要不出差错几乎不会出问题,但万一有个不小心烫伤了或者是烫毁容了咋办!”王军说。

  转眼间,王军已经打了30年的铁花了。这30年来,他的身上早已是新伤加旧伤,记不清有多少处烫伤的伤疤了。

  “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2018年,在北京世界公园的一场演出,肚皮上和腰背上各被烫了巴掌大的伤,一直撑到表演结束才去看医生,后来睡觉都只能侧着身,那真是疼得扎心。”王军笑道。

  对于打花人来说,不论有多么严重的烫伤,中途不离场是他们对演出的尊重,更是最基本的职业素养。

  “这些年来,我的团队遍布全国,我不管到哪个团队都会亲自上场演出,看着他们烧炉子、打铁花不上手憋得慌。即使是在东北,零下三十几摄氏度的广场上,我们光着膀子演出,那种大汗淋漓畅快的感觉,特别是打到最尽兴时蹦起来和观众一起欢呼时的那种感觉、那心里的痛快劲儿,没法儿形容!”王军激动地说。


2021年02月18日10:09 来源:我要射|可乐操|日日操|可乐操在线视频|可乐操视频-河南商报 责任编辑:林辉